头晕眩晕平衡障碍的康复疗法

头晕眩晕平衡障碍的康复疗包括了由简到繁的眼、头和姿势运动。

要求患者进行的训练动作可能会诱发眩晕。因为训练的目的是刺激前庭系统,所以患者应尽早停用前庭抑制剂,但在康头晕眩晕平衡障碍的康复疗法复训练的早期为了控制症状,必要时可适当给药。   患者应该每天运动两次,每次10~15分钟。运动节奏十分重要。起初,病人应进行舒缓运动,避免诱发无法承受的眩晕和恶心。随着运动强度和速度的逐渐增加,运动诱发的眩晕将逐渐减少。培养乐观现实的心态十分重要,要告知患者他们的症状在训练初期可能会有加重,病情好转的情况会参差不齐。临床试验显示,康复训练后70%~80%患者的症状好转。尽管宣传栏和普通理疗宣称,采用一般通用的训练法效果良好,但选择个体化治疗方案的结果会更好。

老年人的头晕/眩晕、 平衡障碍和跌倒

头晕、眩晕在老年人群中比较普遍,眩晕症通常被看作是一种与年龄相关的正常现象而容易被忽视。另外,颈椎病和动脉粥样硬化通常被认为是当然的罪魁祸首,甚至连系统的病史采集和体格检查都不进行。其实,老年患者与青年患者一样,首要的诊断目标都是寻找眩晕症的病因,从而进行对因治疗。然而,许多老年患者的头晕/眩晕和平衡障碍的病因并不单一,可能是由多种疾病共同作用的结果。因此,对老年头晕/眩晕患者,诊断的首要任务是明确这些致病因素。现举例说明如下:

女性患者,78岁。“医师,我老是感觉头晕”(在神经耳科门诊,这类话几乎是最常见的开场白了)。患者反映,无论是站立还是行走,她都感觉到身体不稳,在黑暗中更为严重,而坐着或躺着时症状消失。发病2年来,症状逐渐加重,但从未出现过眩晕和恶心。饭后站立时常有头重脚轻感,甚至晕倒过2次。2型糖尿病史10年,高血压病史6年,9个月前曾接受右侧髋关节置换术。曾行冷热试验和颈部血管超声检查,结果均正常。CT扫描发现大脑半球白质内有多发的小缺血病灶,余无异常。

体格检查,包括位置试验,并未发现前庭损害的体征;Romberg试验发现患者站立不稳,闭眼后加重;直线行走试验轻度不稳,转身时踉跑不稳;没有小脑损害体征,双侧踝反射消失,双足本体觉、触觉和痛觉严重受损。右侧髋关节疼痛,活动受限,屈曲不超过45°,伸展不能超过10°。在医院食堂用餐后测量患者的血压,仰卧位时为140/85mmHg,直立位时降到85/50mmHg,伴有晕倒感。

综上所述,该患者所谓的头晕有两种表现:一是平衡障碍,二是餐后的直立性低血压。众所周知,平衡障碍可由多种因素引起,其中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是其主要因素,而皮层下缺血性损伤、髋关节活动度降低及年龄等因素相对次要。餐后低血压在老年高血压患者中较为普遍,在该患者中,糖尿病性自主神经病变可能促使其更加严重。

以后我们将探讨引起老年人头晕/眩晕的致病原因。其中一些病因,如耳石症和直立性低血压,如能通过特殊临床检查得到确诊就很容易获得有效的治疗。

慢性头晕的表现形式

慢性头晕与平衡障碍患者常主述头晕,具体症状包括:轻微的旋转感、轻微的酒醉感、漂浮感、轻微的不平衡感或不稳感等。患者行走时向一边或两边偏斜,或像踩在床垫或棉垫上的感觉,需要握住扶手或家具才觉得平稳。这些症状通常是持续存在,但可能会时轻时重。仔细了解患者发病初期的情况,甚至包括既往史,非常重要。可能有以下三种情况:病初有过一次或数次旋转性眩晕,进展性的平衡障碍,或两者均没有过。

慢性头晕与平衡障碍

对平衡障碍的患者来说,最可怕的是莫过于长期持续性的头晕。患者可能已经多次看过神经科和/或耳鼻喉科医师,肯定已做过多种检查,包括脑部影像学、听力图、颈部X线和前庭功能测试等,但仍然东奔西走,不停地就医。遇到这种慢性头晕通常存在下述问题:

1.究竟该如何诊断,患者还存在哪些可能被忽略的问题?

2.如何正确治疗?

小脑毒性

当头晕和平衡障碍是由共济失调所致,并且RomBerg征阴性(即睁眼时出现站立不稳,而闭眼后其不稳症状无加重)的患者很可能有小脑功能障碍。药物引发小脑毒性的特征为亚急性发病和双侧受损,凝视诱发眼球震颤是其早期表现,随后出现肢体共济失调和构音障碍。引起这方面症状最常见的药物是锂剂、镇静剂、抗癫痫药(如苯妥英、卡马西平和拉莫三嗪)、抗肿瘤药阿糖胞苷。当小脑毒性药物(尤其是锂剂、苯妥英钠和阿糖胞苷)停用后,小脑功能障碍很少持续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