眩晕症伴耳鸣的病因汇总

眩晕症伴耳鸣,想必也是部分患者朋友曾经或者目前正在遭受的痛苦,下面的这篇有关眩晕症伴耳鸣的病因汇总的文章也许能给你一些帮助:

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耳鸣也日趋成为当今十分严峻的公共卫生问题,其发病率高,病因复杂。单纯听觉系统疾病,以及全身性疾病均有可能引起耳鸣症状,是临床上的诊疗难点,某些患者耳鸣症状比眩晕带来的痛苦更严重。随着眩晕病房的建立,眩晕症诊疗的规范化,耳鸣作为眩晕的主要伴发症状也日益被重视。为此,我们整理了武警总医院眩晕病研究所的统计,总结了近两年诊治过的伴有耳鸣的眩晕病例,对眩晕症伴耳鸣的病因进行分析,期望能帮助大家。

结果表明,眩晕症伴耳鸣的病因排名第一位的是梅尼埃病,耳鸣随病程延长而加重,但眩晕改善后耳鸣有不同程度减轻;第二位的是突发性聋伴眩晕经治疗,所有病例眩晕症状明显改善,患者耳鸣也有改善;其他眩晕症常见的病因有前庭性偏头痛、大前庭水管综合征、自身免疫性内耳病。

耳鸣是一种听幻觉,是无任何外界声源刺激,耳内或头部产生声音的主观感觉,其发病率在12%—32%。来自美国的数据显示,普通人群中30%受到耳鸣影响,其中6%(普通人群的1.8%)有引发能力丧失的症状。在英国4城市进行的一项研究报道,耳鸣的平均发生率17.5%,归类为中重度烦恼的平均值为5.3%。耳鸣患者(原发以及继发于眩晕症)约占住院患者的44.3%。其形式具有多样性,可以独立存在,也可以与某些内耳病及眩晕疾病并发,常见的伴发耳鸣的眩晕症如梅尼埃病,突发性聋伴眩晕,此两类病因在统计中占所有病例93.54%。

并发于眩晕疾病的耳鸣有如下特点:

(1)梅尼埃病是一种特发性内耳疾病,耳鸣可能是梅尼埃病的首发症状,可能比其他症状早几个月或几年出现,50%的患者在首次眩晕发作前出现波动性耳蜗症候,如耳鸣、听力下降和/或耳闷胀感。

(2)听力下降和耳鸣可以发生在眩晕发作前或发作期间,在眩晕发作期间更显着,耳鸣特点是低调、窄带噪声,在疾病的早期,耳鸣可能是间歇性的,当疾病进展时,耳鸣变为持续性,但是强度是波动性的,患耳也可出现听觉过敏和声音失真。在大部分患者中,耳鸣和耳闷胀感持续终生,到了梅尼埃病的终末期,眩晕发作的影响停止,耳鸣可能是最主要的烦扰因素。

(3)突发性耳聋是突然发生的感音神经性听力下降,一般情况下在3d内,只影响单耳,约30%的突聋患者有眩晕症状,耳鸣出现在约90%的突发性耳聋患者。也有报道耳鸣在突发性耳聋发生之前几天或同时或几天后发生,但耳鸣几乎总是限于一耳。眩晕、极重度听力下降以及听力下降持续时间延长预后差,恢复良好的个体通常在听力下降发作两周内恢复,患者眩晕多有改善,而耳鸣保持不变。

(4)头痛和耳鸣可以是前庭性偏头痛的两个症状,在慢性耳鸣患者中,头痛也是常见的。袁庆等观察321例偏头痛患者7.5%有耳鸣,其中82例前庭型偏头痛患者中有15例伴有耳鸣。前庭性偏头痛患者表现为发作性眩晕或不稳感,同时具有偏头痛病史,迷路动脉血管痉挛是前庭性偏头痛可能的发病机制。眩晕、耳鸣和听力下降可能与头痛一起发生。

(5)耳鸣在女性、激素水平变化时高发,听力下降及耳鸣并不是前庭性偏头痛患者的主要症状,听力下降为轻度的,并且十分短暂,在疾病的发展过程中无加重趋势,耳鸣、耳闷为可逆性。

(6)大前庭水管综合征的患者约有1/3有前庭症状,可反复发作眩晕,也可有平衡失调症状。

(7)大龄儿童和成年人会有主诉耳鸣,多为高调,也可为低调或不定声调的耳鸣,其强度不定,但与耳聋程度多无相关性。自身免疫性内耳疾病感音神经性听力下降可以与免疫性疾病一起发生,抗体可能作用于听器内的血管纹和供给内耳的血管,特点是进行性,常为波动性的,通常是双侧耳鸣、听力下降伴有眩晕,女性多见。

(8)有些自身免疫性内耳疾病患者表现为一种系统性自身免疫病,如韦格纳肉芽肿病,复发性多软骨炎,强制性脊柱炎,对免疫抑制药皮质类固醇治疗反应良好。

(9)许多感染性疾病可以引起耳蜗或内耳的损害。急慢性中耳炎时,细菌可能通过圆窗或卵圆窗进人耳蜗或前庭器官,引起耳蜗炎症及前庭器官受累,症状常以显着的旋转性眩晕、伴有耳鸣的感音神经性聋。梅毒的细菌可以通过血液扩散到内耳;毒素分泌进人内耳外淋巴间隙也可引起感音神经性听力下降、耳鸣、前庭相应症状。

(10)药物中毒性眩晕也很常见,耳毒性是几类药物的副作用,如氨基糖酐类、抗肿瘤药物、抗炎药物、袢利尿药、抗疟,药物等。所有氨基糖苷类药物可能引起耳蜗、前庭和肾功能的损害,对其影响异常高的敏感性特质是一种遗传事件。任何有能力破坏恶性细胞的药物都应该考虑具有损伤耳蜗细胞以及引起眩晕、听力下降和耳鸣的可能性。顺铂诱发内耳损伤的临床表现包括耳鸣和高频感音神经性聋,并且进行性累及低频,耳鸣常常比听力下降更令人讨厌。药物引发的耳毒性,尽管不危及生命,但可能引起相当大的损害和引起严重的残疾,如果要减少永久性听力下降和(或)耳鸣,其治疗不得不停止。

耳鸣是多因素的,耳鸣的治疗也是多元化的,包括药物、认知与行为疗法、声治疗、外科手术等。对于与眩晕并发的耳鸣,首先应针对病因治疗,积极治疗原发病,在原发病控制后,耳鸣一般会有不同程度减轻,但是能够控制眩晕的治疗不一定都能改善耳鸣。耳鸣的治疗随着其持续时间的延长变得愈加困难,同时情感障碍不只发生在慢性耳鸣,也可以发生在耳鸣的急性期,因此需要尽早干预。对于病因不明确的、病因明确经过对因治疗但久治不愈,以及病因明确但治愈后仍遗留长期严重耳鸣的患者,治疗的目的不是治愈或是消除内耳噪声,而是降低耳鸣相关痛苦和提高生活质量,与耳鸣一起发生的精神障碍,如情绪创伤、抑郁和焦虑,不管它们与患者耳鸣存在何种关系,通常应该接受专业治疗,心理疏导是治疗的重要环节。

当然,眩晕症伴耳鸣的病因远没有上面这么简单,这需要根据不同患者具体的发病情况具体分析,需要提醒您的是,如果一旦出现眩晕症伴耳鸣,您需要尽快就医,或者通过下面的二维码和我们联系,我们将会在您入院前给与你比如眩晕症挂哪个科等有实际意义的指导。

头晕眩晕几种特殊情况下的用药

经过调查,即便在神经耳科专科门诊部,不明原因的发作性眩晕(良性复发性眩晕):也是一个常见诊断,它常常与偏头痛联系在一起。病人是否真正患有偏头痛性眩晕梅尼埃病或前庭症状发作,在疾病后期将变得十分明显。对这类患者的症状治疗需要使用前庭抑制剂,最好是栓剂,便于病人在发作持续或严重时自行使用。对持续大约几秒钟且频繁发作者,应该使用低剂量的卡马西平,考虑其原因是血管压迫神经(也可能仅是卡马西平有效,但机制未明)。当发作持续时间较艮时可使用治疗偏头痛的栓剂,例如倍他乐克、阿米替林。对疑为早期梅尼埃病患者,即使没有出现耳蜗症状也可尝试低盐饮食和倍他司汀。乙酰唑胺的实验表明它对偏头痛性眩晕和一些由钙通道功能异常导致的发作性疾病(如Ⅱ型共济失调)有效。如果上述所有措施失败,则可试用无镇静作用的前庭抑制剂进行长期预防性治疗。

眩晕症诊断困难时该怎么办

老年人头晕或跌倒的诊疗确具有挑战性,眩晕症的诊断并不容易,由于记忆力减退和其他多种原因,病史的采集经常就很麻烦。注意力和活动能力的下降使得体格检查较为费时。医师可能会发现很多异常,但最终还是无法明确,眩晕症的诊断眩晕症的原因搞不清楚,眩晕症的治疗就难以下手。面对这种情况,以下几点建议可能有指导作用。

多种病因的共同作用

几个不起眼的发现结合在一起就很有可能解释一个严重的平衡障碍;同样,患者也可能将几个无关的疾病拼凑起来,自认为那就是其“头晕”的病因。所以诊断时不要过早地轻易下结论!例如,即使已找到平衡障碍的某些方面的原因,但继续进行Hallpike检查或者检测直立位的血压也是必要的。

检查躯体的感觉和运动功能

常规的神经耳科检查对平衡障碍的解决是不够的,需要全面的神经系统检查,以发现诸如周围神经病、早期帕金森病或小脑疾病等多种病变。

不要忽略精神问题

不要忽略老年人的情绪情感!平衡问题诱发的焦虑,可造成患者不愿运动,或不适应自身某些功能的减退,甚至引发更严重的焦虑并形成恶性循环。抑郁是另一种常见的严重问题,可引发躯体化症状,如持续性头晕、头痛和疲劳。

注意罕发于老年人的疾病

某些疾病不太可能在70岁以后初发,包括梅尼埃病、自体免疫性内耳病和发作性共济失调等,但上述疾病可以在70岁之前初发并迁延至当前的年龄。

寻求老年康复专家的合作

这样做,可以帮助明确哪些功能障碍能够通过常规训练而得到改善。

慢性头晕和眩晕症患者的治疗

慢性头晕和眩晕症的多数治疗方法将在之前已经讲的比较多了,下面仅对与慢性头晕和眩晕症特别有关的事项综述如下。

眩晕症的病因治疗

如果慢性头晕/眩晕的病因明确,如耳石症、偏头痛或梅尼埃病,则需要按之前相关介绍的方案进行治疗。眩晕症的病因治疗十分重要,因为在每次眩晕症发作后患者的慢性症状就有加重的趋势。不要主观臆断患者在慢性期不会发生上述疾病。以BPPV为例,经过数月或数年的发作,其形式已经复杂化,患者已经学会如何去避免诱发症状的头部位置。任何时候都要询问是否有发作性的眩晕,即使患者否认,但仍有可疑时也还需做相关的检查。

眩晕症的对症治疗

眩晕和恶心是可以被药物控制的,特别是对急性发作者。需要询问患者正在使用的药物。前庭抑制剂和镇静剂不宜长期使用,因为它们会阻碍前庭代偿。这些药物仅在眩晕急性发作时使用并应在症状好转时停药。需要向患者解释前庭代偿的作用,更需要患者明白要想前庭代偿发挥作用,他就必须承受一定程度的眩晕。某种程度的眩晕感提示前庭代偿的开始,没有眩晕就没有前庭代偿。

有时患者很难断药,尤其是服用较长时间后,此时也只能在完全停药前先开始康复治疗。

眩晕症的健康教育

安慰、提供咨询和信息是十分重要的(见第八章)。须向病人解释前庭代偿的作用及其过程,需要说明由于各种原因可能不能获得完全代偿。提供相应的网站信息和科普小册子,解释康复治疗的必要性,尽量帮助患者主动投身于由其本人所设计的康复程序中。

康复治疗

对于慢性期疾病而言,康复治疗是最重要的。康复治疗程序的复杂程度决定于两个因素:

  1. 患者是否接受过康复治疗,如果是,那么达到了哪种程度。
  2. 医师及其团队能够提供何种程度的服务。

在实际工作中,一种极端是,对头晕时就吃止晕药的长期卧床患者,医师仅仅做些简单的解释和鼓励其活动,并告诉患者需要逐渐撤药;另一种极端是,有些患者参加过传的前庭康复治疗,但却产生了视觉性眩晕!这时,需要给予患者包括视觉技术在内的有针对性的前庭康复治疗。大多数慢性头晕患者接受的治疗避免了这两种极端。前庭康复治疗将以后讲到。

心理咨询对慢性头晕患者十分重要,很多患者有心理并发症。区分究竟是器质性的还是功能性的、原发性还是继发性的概念,曾长期根深蒂固地存在于医疗界;现在的医疗模式已经模糊了这种界限。对傻性头晕患者来说,努力去区分这些已无太大意义。如很多患者愿意参加认知-行为疗法或其他心理治疗,有些患者特别是在康复治疗的开始阶段就需要给予抗抑郁药物治疗。虽然还没有明确的证据,但普遍认为抗抑郁药不会影响前庭代偿和康复。

眩晕症和晚期梅尼埃病

梅尼埃病是眩晕症常见病因之一,梅尼埃病以发作性眩晕与耳蜗症状起病,发作间歇期症状可完全缓解。但随着病情进展出现永久性耳聋和耳鸣,病程后期有时会有慢性头晕和平衡障碍。发病10~15年后发作性眩晕消失,但头晕持续性存在,这是一侧或双侧迷路永久性损伤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