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态测试

观察受检者的简单步态,可能是所有姿势和步态检查中最容易进行的操作。该操作甚至在医生与患者会面前就可以完成。当患者走人诊室或检查室时。需要观察其步态。在真正就诊前,一个敏锐的医生可能获悉大量关于头晕患者的信息。同样,步态在正式就诊时,应该再次评估。如果患者走入诊室的步态和其后再次评估的步态有很大的不同。则提示患者可能装病。

关于步态有很多需要问的问题。步态相对正常吗?是拖着走还是摇摆着走,患者走动或站立时需要搀扶吗9需要助步车。手杖或是其他人来帮助患者移动吗9患者容易撞墙或其他物体吗?能够不扶墻壁行走吗?共济头调或摇摆的步态可能提示潜在的中枢神经系统疾病,如小脑或特定皮质区异常。碰物或撞墙也可能提示主要存在视觉问题或体感障碍。夸张的不稳可提示装病,特別是丐患者在闲诀的某些时候表现为相对的稳定。

步态也可以通过让患者闭上眼睛沿着直线行走来评价,潜在的小脑疾病经常导致向受影响的一侧倾斜。有时步予前进,但是躯干没有前移,辅助的小脑检查可以通过使用各种协调试验来完成。一种是协同不良试验,试验中,受试者直立(闭服),然后向后弯腰。在正常情况下,膝部应该弯曲以获得姿势控制。当小脑功能障碍时。膝部弯曲很小或不发生弯曲。在行走时进行一系列的挺问和回答,并要求患者越过一定的障碍,这是最权威的评价潜在的脑震荡和创伤性脑损害的方法。

前后步态试验是另一个有价值的评价头晕患者的方法。很明显,将一只脚置于另一只脚的   前面行走(双脚串联行走模式)是很容易操作的。该试验能很好地评价小脑功能。当睁眼试验时,该试验主要评价小脑功能,因为视觉可以补偿慢性前庭和本体感觉的问题。然而。急性前庭损害可能影响该结果。闭眼前后步态试验是一个较好的单独检查前庭功能的试验。当小脑和本体感觉传人相对完整时确实如此。如果异常,其中任何一种传人异常都将影响结果,有急性或慢性餉庭损害的患者经常不能完成该试验。

不幸的是,前后步态检查是非特异性的,不能够定位。多数医生感觉问一侧倾倒并不能提示该侧是病变侧。根据一些医生的建议,通过在高出地面几英寸的轨道上行走可以提高试验敏感度,有些正常的受试者可能同样难以完成该试验,因此该试验的特异性还有待于确认。

走八字步(数字8的形状)是另一个改良的前后步态检查,该试验需要小脑和前庭脊髓系统的正常功能。后者涉及复杂的反射来持续调整肌肉的紧张以维侍站立的稳定性。前庭功能减弱的患者明显不能完成这个动作。

闭目直立试验于1846年首次在脊髓结核中描述,主要是一个测试本体感觉影响的试验。Romberg首次注意到,继发于脊髓结核的患者本体感觉丧失,不能闭目并足站立。进行该试验时,患者必须双脚并拢,下臂放于身体两侧或于胸前合拢,伸展手臂可以帮助患者保持平衡(即类似于杂技表演者手中的平衡杆)。医生首先观察患者睁眼时的状态,然后观察患者闭眼时的情形。患者尽量保持其平衡。观察者应该靠近受试者。防止患者万一跌倒发生损伤。有急性外周前庭病变的患者。通常倒向有问题的一侧。然而,已经证实慢性前庭损害在该试验中可能不产生异常。

增强或前后闭目站立试验是最初闭目直立试验的改良。增强试验操作相同,但是脚的位置是一只脚脚跟紧贴着放在另一只脚脚尖的前面,如同前后模式。同样,先睁眼保留视觉作用,然后闭眼排除视觉作用。有些老年人和肥胖的患者可能不能进行该操作,因为无法达到保持以上姿势稳定站立超过10s的要求。闭目直立试验,不管是经典的,还是增强的,在某种程度上是检查本体感觉和前庭脊髓系统的,增强试验可能对于前庭损害更敏感。

Quix试验类似于闭目直立试验(和它的改良试验),脚并拢,患者前平举双臂指向检查者。开始,眼睛睁开,然后闭上眼睛。始终摇摆或偏向一侧提示潜在的前庭不对称问题。如同闭目直立试验一样,该试验的缺点是相对非特异性的。因此一些患者张开双臂像一个平衡杆一样。也会通过测试。

转动试验是另一个临床上有用的步态试验。患者闭目行走,然后快速向左或向右转动180度,在立正口令时停下,摇摆或摇晃代表试验阳性。患者倾向于向前庭功能减弱侧倾倒。有些作者认为检查可以发现病变侧和诊断外淋巴漏(内耳的液体流出)。

还有些其他改良的步态试验,用来评价患者是否存在平衡障碍。理疗师常用它们来评估老年人的摔倒风险。常用的测试有,最大步幅测量(迈出最大步子并回到原来位置的能力)以及完成动作的迅速程度(多个方向迈出步予并迅速回到原位所需要的时间)。其他的平衡和移动测试。还有定时前后脚站立(一只脚置于另一只脚的前面),前后脚行走(一只脚迈向另一只脚的前面沿直线行走),定时单脚站立。定时站立前行以及6min行走测试。理疗师常用的其他评价方法还包括Berg平衡评分,Tinetti平衡测试以及身体活动能力测试。后三项测试不需要额外的设备就能够评价多种平衡问题。这些改良的步态测试。可以较好地预测患者的移动表现以及老年人相关的摔倒风险。可是,许多改良的步态测试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来完成。因此不适合工作繁忙的医生。它们常被理疗师采用,用以评估不同治疗时间后的治疗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