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性头晕

多年以前,医生们就知道精神性疾病,如焦虑可以引起头晕症状和不平衡。该类型被冠以一个宽泛的名称一精神性头晕。这些患者绝大多数被诊断为惊恐性障碍、特定恐惧或慢性焦虑性障碍。

头晕与许多涉及焦虑或惊恐性障碍的精神性障碍有关。患有诸如广场恐怖症的患者常常反应有    头晕的感觉需要注意在进行前庭检查的患者中已经确定有很高比例的惊恐性障碍。

患有精神性头晕的患者,表现多种多样,包括头重脚轻、头内压力感,远离环境或与环境隔离感、将要摔倒感。

在某些患者,尽管所患的内耳疾病已经治愈,但是这可能激发一种焦虑或恐慌状态。使头晕持续存在。意识到神经性障碍可能与生理性疾病同时存在非常重要。事实上,这可能是引发患者绝大多数症状的原因。该关联性非常强,以至于许多检查者强烈建议,所有接受头晕评价的患者,都要进行简单的精神筛賫。对于神经性头晕,可行性治疗主要针对潜在的疾病病程,包括恐慌,恐惧和焦虑。偶尔。需要咨询神经科医生。

耳病

对于头晕患者需要追问以前的耳病和耳科手术史,因为这些可以直接损害外周前庭终器。急慢性中耳炎引起的并发症,如迷路炎可以引起头晕。可能发生的是浆液性或化脓性炎症反应。浆液性迷路炎常常是单侧的,急性中耳炎毒素经过阅窗或卵阅窗直接扩散到内耳引发。患者表现为伴随听力下降的眩晕和眼震。化脓性迷路炎发生于中耳炎的直接细菌侵犯或继发于细菌性脑膜炎。症状通常史严重。为永久性的。一个长期间歇性耳溢液病史,应该考虑中耳胆脂瘤的可能。如果不治疗,可能破坏骨质,引起水平半规管漏。通过瘘管试验可以做出诊断。包括给外耳道一个正庄和负压以便诱发眩晕和眼震,如果出现眩晕和眼震,试验结果阳性。应该运用高分辨率CT完善评价,确定漏的可能性。

既往的耳科手术是重要的头晕危险因素。乳突手术时,骨迷路完整性有损害的危险,损伤一个半规管可以引发症状。也可以在镫骨手术之后作为浆液性迷路炎或外淋巴漏的结果发生,接着可能发生间歇性听力下降、眩晕和不稳定感。需要外科探查来修补漏门。

既往的神经科手术是头晕的另一个危险因素。手术消除前庭功能或切除脑桥小脑角肿瘤,引起单侧迷路功能丧头伴随代偿不良。随着患者年龄增长和其他并发疾病增加,只有一侧迷路功能起作用,将使患者处于不利的,迟早出现头晕症状的风险中。

耳毒性

药物可以引起内耳损害。某类药物可以损害前庭或听觉系统或是同时损害两者。对内耳的影响可能延迟几天,直到患者话动增加。才意识到平衡出现问题,双侧内耳毒性导致头部运动中出现视觉世界的示波器样感觉成为振动幻视。振动幻视发生在患者移动头部或正在走时无法盯住目标。这将使目常活动很难完成。

几种公认的具有耳毒性的药物中,氨基糠仟类是已知的损害内耳的常用抗生素。在19世纪40年代链霉素作为治疗结核的首选药物不久。即有了这一副作用的证据。目前链霉素很少被使用。注射用新霉素和卡耶霉累同样有很高的潜在耳毒性。链霉素和庆大霉素对前庭有更大的选择性损害。而卡那霉素,妥布霉素和阿米卡星对听觉系统损害性更大。

水杨酸盐(阿司匹林)有耳毒性。然而,不像其他药物对内耳的损害。水杨酸盐的耳毒性可在药物停用21h内逆转。其他可能引起损害的药物包括抗惊厥药(苯妥英,酰胺咪嗪),抗抑郁药、襻利尿剂和麻醉镇痛药。

许多化疗药物有耳毒性,包括长春新碱,长春碱和顺铂。据报道内耳损伤的频率高达50%。然而,通过缓慢用药。延长用药时间和分次绐药可以减少耳毒性。其他降低耳毒性损害的机制正在研究。如降低氧自由基的产生。

耳蜗毒性描述相当清楚,受损部位是位于耳蜗底旋的外毛细胞。前庭毒性的机制尚不太清楚,但是可能涉及半规管壶腹嵴中的毛细胞G型>Ⅱ型)损害。耳毒性发生的危险因素包括治疗持续时间、肾功能不良、菌血症、发热和肝脏疾病。

继发于耳毒性损害的前庭功能丧头很难克服。通常物理疗法和前庭习复锻炼对这些患者有帮助。不幸的是。许多患者没有能力完全补偿内耳损伤产生的前庭功能丧头。处置耳毒性的关键是患者和医生都来注意和阻止这些药物的潜在副作用。如果患者注意到听力下降或不平衡感觉,应该立刻向医生反映。如果可行,应该停止继续使用该药物。

头部外伤

应该获得头晕患者的外伤史,因为外伤可能提供一些诊断的线素。头晕是一个头部外伤常见的虛弱并发症,是法医学上素赔增加的原因。即使是轻微的头部外伤,头晕的发生也在15%一78%之间,大脑。、内耳和颈椎都处于外伤的风险中。任何一个受损都可能导致平衡闲难。

损伤机制没有完全清楚。但是头部外伤史后常可以发现几个诊断。偶尔在头部外伤事件后许多年发生头晕,潜在的涉及前庭核的脑干点状出血可能是罪魁祸首。严重的外伤引起觏骨骨折,直接损伤迷路。

头部外伤后头晕的鉴别诊断包括HPPV,迷路震荡、脑干震荡、偏头痛相关性前庭病变。外伤后迷路积水,外淋巴漏、颈源性以及焦虑相关性头晕。耳石脱落进人一个半规管后,位置变化引发半规管刺激产生BPPV。通过耳石复位动作可以治疗该病。但是外伤后引起者通常需要做几次。膜迷路遭到损害产生迷路震荡。诊断依靠前庭冷热试验提示单侧城弱。颅内压或胸内压增加引发外淋巴漏表现为间歇性发作性眩晕和听力下降。治疗包括卧床休息和手术修复漏。损伤数年后可能发生外伤后内淋巴积水。曲庭迷路神经上皮受到损害,内淋巴吸收减少导致积水,处理与特发性梅尼埃病相同。

颈部损伤常常伴随头部外伤发生。反方向猛扭损伤可引起“颈性眩晕”。该症状的定义尚不明确,是紧随外伤后出现的患者颈部运动受限的平衡困难疾病。症状主要是受伤后持续数个月到数年的不均衡感。患者出现出颈部不适和肌肉痉挛的体征。对这些患者推荐由物理治疗师来评价和治疗。

 

衰老

对于年龄大于60岁的人群来讲。摔倒是首要的健康关注问题之-。老年人有很高的风险染上多种可能干扰平衡的疾病。包括影响视觉的白内障,青光眼、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和黄斑退行性变。影响脚和腿部位置觉的外周神经病变以及前庭系统退行性变。解剖研究显示。随着年龄的增长,前庭系统的神经细胞数危逐渐减少。

发生在本体感觉区的变化。引起两点辨別觉和下肢末端振动感降低。外周神经传导速度的下降。将影响信息向中枢传递的速度。伴随衰老的关节退行性疾病,同样改变下肢末端的本体感觉能力以及颈椎功能。关节退行性变之后的关节置换手术。永久地消除了来自踝和髋关节的信息输人。这是普遍存在却常常被忽视的平衡困难危险因素。

仔细刨顾老年人的病史非常重要。他们常常有多种内科问题,具有更高的长期罹患的风险。老年人自主血管节律丧头。使他们有发生晕厥的风险。他们也处于服用多种有副作用,交叉作用和对认知有损害的药物的状态。老年人更可能采取一种较少活动的生活方式。而这已经证实增加了平衡疾病的发生。好静的生活方式和关节炎或其他骨骼和肌肉疾病会损害力量和运动性。即使是健康的年龄大于60岁的人与年轻人比起来,在视觉信息不可用(黑暗中)并处于一个柔弱的或不平的支持面时,在保持平衡上也会产生更大的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