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庭诱发肌源性电位

在最近10年,VEMRs(vestibula了-evokedmyogenicpotentials)作为球囊功能的一个客观指标,已经获得了临床承认,尤其受到业界的欢迎。闪为有许多前庭功能检査来评价半规管的功能,而缺乏有效的耳石功能评价指标。前面提到的ABR的检査设备和方法可以用来进行该项检査,同样是快速、客观和非创伤性的。电极连接在双侧收缩的胸锁乳突肌上,也可以连接在双侧胸锁关节上,接地电极连接在前额处。让患者向每侧转动头部,这样最大限度地使胸锁乳突肌收缩。像dicks或tone bursts这样简短的听觉刺激,以高强度的声级一次作用于一耳。尽管可以同时记录双侧,有各种与头和身体的位置有关的变化,但是一般的反应是,当头部转向左(右)侧时,刺激和评价右(左)侧通路。

听力师也是用精密的、计算机化的设备,在计算机屏菘上获得每只耳、每种刺激类型和强度级时可判断的波形。同样,重复波形对于准确解释非常重要。特殊的VEMP波形表现为一个正向的峰,常作为P1,一个负向的峰,作为N1。尽管解释起来非常复杂,但是显著的可测量的特征包括潜伏期(每个波形峰值出现的毫秒数)和波幅或每个波峰的高度。尽管认为潜伏期测量是可靠的,但是仍然需要更多的关于振幅获得和解释的研究。因为它更易变化特别是振幅变化与刺激强度和颈部收缩程度直接相关,临床医生必须寻找方法来控制这一变量。听力师也可以通过比较左、右侧通路波形,来计算对称性或非对称性比率。

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参数是VEMP阈值,即临床医生能够观察到VEMP波形的最小刺激强度。如前所述,临床医生获得自己的临床正常数据非常重要。在功能正常系统中,典型的VEMP波被高强度剌激所激发,显著降低的波形阈值可能提示上半规管裂,该信息很大程度上丰富了前庭评价系统。

总之,VEMP大大增加了听力师和耳鼻喉科医生在评价头晕患者中使用的临床诊断工具。业界期望更多的研究来改善测试技术、尽吋能优化数据分析和将测量与各种类型的前庭疾病联系起来。

耳声发射

听力学专业人士已经深入研究了听觉刺激向内传入耳蜗以及当盖膜受到刺激时复杂的毛细胞剪切力作用。专业人士知道外毛细胞同时也对接收到的刺激产生活动,做出复制声音形式的反应,从而增加了复杂性。复制的声音从耳蜗传出,返回到中耳,进人外耳道。这种复制声,有时被描述为回声,称为耳声发射,可以通过特殊的设备记录到。有几种类型的耳声发射,包括自发性和诱发性,后者具有临床应用价值。如果对一个刺激出现一个发射反应,可能提示外毛细胞是完整而有功能的。至少在特定的频率区间或基底膜的特定区域是这样。诱发性耳声发射有几种类型,并且获得了大量的临床应用。尤为引人注意的是,OAEs在新生儿听力筛査和帮助评价难测人群的听力阈值方面获得了很大的临床应用。对于成年人群最显著的是OAEs可以用来检测耳蜗功能,诊断上帮助鉴别耳蜗性还是中枢性病变。第二项应用已经使OAE成为另一个重要的评价头晕患者的听力学方法。

神经电图

有时,听力师也会在面神经疾病诊断中发挥作用。这类疾病包括Bell麻痹、中耳炎、各种类型的肿瘤、头部外伤和其他可能造成面瘫的疾病。尽筲头晕通常不认为会伴有这些疾病,但是出于全面性的考虑,我们希望描述神经电图。通过电极刺激面神经的神经电图,用来帮助确定面神经的状态和可刺激的神经纤维数量。在损伤后的特定的窗口期测试最有效。电极按照要求放置在脸上的特定部位。电脉冲刺激,首先作用于面部的正常侧,然后是患侧,反应弱的一侧报告为正常侧的百分数。考虑到可能需要手术,报告结果的窗口期对于医生来说非常关键。尽管超出了本章的范围,在各种外科操作中听力师也进行第八脑神经和其他脑神经的术中监测。由于使用了神经监测,当术中接近这些神经时,外科医生可以及早地获知从而降低了损害神经的风险。

听觉脑干反应

听觉脑干反应也是一种有用的诊断性测试工具,特别是有助于确定耳蜗性还是中枢性病变。电极安放在头部(头顶、前额)和靠近耳的位置。大量快速而非常短暂的刺激,通过耳机或耳塞一次传递给一只耳。尽管ABR测试也可以用在测试闲难患者中帮助评佔听阈,但是对于可能是神经性损害的成年人给予的是阈上刺激。如此,当信号经过外周听觉系统和低位脑干时,可以记录到非常强的反应。这是一项客观的测试,整个测试过程,患者最好完全放松,听力师通过观察位于示波器屏筋上的一系列的波形做出判断。这些波,也称为早期反应,因为它们出现在刺激开始后的10ms内,分为波1到波V。尽管解释相当复杂,听力师仍可通过观察波形获得大量的信息,观察波的形态(形状和模式)、潜伏期(每个波的起始时间和每个波与其他波的相关时间)和双耳波型的对称性。重要的是每个实验室获得自己的标准数据,从而将每个患者的数据与标准数据进行比对。也可能提示外周性听力下降,支持传导性、感音神经性或混合性听力下降的诊断。如前所述,听力师也注意波型,其可能指示中枢性病变。近来在增强ABR敏感性的领域的发展包括“堆叠式ABR”,即获得不同频率带的ABR波,其理论是不管哪根神经受到肿瘤的影响,这些波都会反映出神经同步性的损失,从而帮助确定小的病灶。另一个受到重视的ABR的新发现是耳蜗积水分析掩蔽操作,一种利用听觉诱发电位来帮助确定耳蜗积水的方法。

两个彼此相关并且经常被问及的问题是“何时我们应该注意听力不对称性?”和“何时需要ABR测试?”。尽管每个病例确实应该根据个体优势来进行评价,并且团队磋商非常重要,但是作者根据自己的临床经验提供了下面的指导方针。在诊断性评估或患者主诉过程中,如果出现下面任何一条,使用ABK是恰当的:①无法解释的不对称(两耳间),在任何两个连续的频率间气导纯n阈值差大于10dB0②词语认知分数的不对称性超过16%(两耳间)。③单侧耳鸣。④异常的声反射阈(提高或缺失)。⑤出现异常声反射延迟。大多数患者应该在ABR之后进行MRI检査。

将上面描述的ABR测试称为早期反应,那么听力师也可以进行一个类似的测试,就会看到听觉中潜伏期反应。电极的安放与AHR相同,同样,听力师观察呈现在屏幕上的波并解释。听觉中潜伏期反应波出现的时间,在描述的ABR基本波出现之后。这些波的产生代表了在卢音信号继续往中枢听觉神经系统传递过程中听觉系统的完整性。认为该项检查含有神经性成分,随着该检查的完善,有望成为一种有用的神经诊断工具。同样,后期诱发反应。这些都是类似ABR的诱发电位,是在施加刺激后延迟发生的反应。除了帮助评价难测个体的阈值,由于刺激可以传递到CANS,所以该方法也可以提供有关刺激更复杂的处理过程的信息。

耳蜗电图

耳蜗电图被用来测量对刺激引起的、发生在耳蜗和第八脑神经的电反应。可以使用一系列的测试方法,将各种电极放置在外周听觉系统的各个位置。电极放肾离耳蜗越远,反应幅度就会越小,科加电位的数量和平均的次数就会越多。如果操作需要将电极插人更接近中枢的位置,需要耳科医生通过侵入性的手术来完成。以前,借助耳蜗电图来评佔传统方法测试闲难患者的听阈,然而现在更多与头晕患者相关,常借助该测试来査明病变。与该应用特別相关的,它是一种有效的诊断和检测梅尼埃病的工具。梅尼埃病患者的特殊的波形参数,与正常耳常存在显著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