眩晕症患者跌倒恐惧感和谨慎步态

患有眩晕症的患者曾经跌倒过后都会引发对再次跌倒的恐惧感。有些老年患者从未发生过跌倒,看起来也无其他异常,也存在对跌倒的恐惧感。患者常表现出一种“谨慎步态”,即步幅变小、步速减慢,甚至双脚擦地行走,如同在“冰上行走”一样,双手不断寻找支撑物。请注意不要将这类患者全部归人纯粹的心理或功能性病变范畴,因为谨慎步态有时也预示着某种器质性疾病,即患者感受到异常的时间早于被别人发现的时间。

头晕(眩晕)与颈椎病的关系

很多患者认为头晕眩晕和颈椎病关系很大,甚至某些医生,在给患者检查颈椎查出颈椎病后就盲目认为是颈椎病导致的头晕眩晕。事实上,随着年龄的增加,常规颈椎X线检查很容易发现颈椎的退行性病变,大部分医生认为颈椎的退行性病变压迫椎动脉致头晕(眩晕),并以此作为诊断颈椎病及推测症状病因的依据。临床诊断颈椎病需同时具备3个条件:

①椎间盘和椎间关节的退行性改变,这是颈椎病的病变基础,是诊断颈椎病的先决条件,但不能仅凭这一点诊断颈椎病;

②在椎间盘和椎间关节退行性变的基础上出现邻近组织和结构受累,包括脊髓、神经根、椎动脉和交感神经受累;

③与上述病理学改变_致的临床表现。大多数临床医师往往注重通过影像学寻找退行性病变的证据,却很少分析是否存在邻近组织和结构受累,极少分析邻近组织和结构受累是否可以解释患者的头晕(眩晕)症状。

从解剖学角度看,椎动脉从颈椎两侧的横突孔穿过,而并非由椎间孔穿过。颈椎X线检查不能显示横突孔,且椎间孔的退行性病变并不能代表横突孔的退行性病变。从颈椎应力学的角度看,只有椎间盘向横侧严重突出才有可能压迫椎动脉。国外203例椎动脉造影研究只发现2例骨赘引起椎动脉侧向移位,此类情况的比例<1%。1986年的一项循证医学研究将平均年龄为77岁的64例患者平均分为2组,研究组主诉均为头晕(眩晕)症状,对照组无症状,两组均行颈椎X线检查,结果两组的椎间隙狭窄和骨质增生的程度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作者不认为颈椎退行性病变导致了头晕(眩晕)症状,不建议将颈椎X线检查作为常规检查。那么转颈是否增加了颈椎压迫椎动脉的概率而导致头晕(眩晕)症状呢?1108例具有心脑血管疾病危险因素的老年患者转颈后的血管评估研究显示,仅有5例转颈后出现症状,并经血管评估提示椎动脉受压,但无_例表现为头晕(眩晕)。这项经典的循证研究提示,颈椎退行性病变导致椎动脉受压,椎动脉供血不足导致头晕(眩晕)症状并没有充足的循证医学证据。颈椎机械性压迫椎动脉不是头晕(眩晕)的主要病因,头晕(眩晕)与转颈后椎动脉受压无相关性,椎动脉型颈椎病非常少见。

从解剖学的角度看,包括小关节囊和椎间组织的颈椎周围组织含有大量交感末梢,椎体不稳易累及交感末梢,过伸过屈位的颈椎X线检查能提供椎体不稳的影像学证据,为交感型颈椎病提供诊断依据。但诊断仍需排除其他相关疾病,必要时可行硬膜外或颈交感神经节封闭的诊断性治疗措施。交感神经广泛分布于血管、内脏及腺体,交感神经受累具有症状多、体征少及非特异性的特点,且目前无客观的证据证实交感链的损害,故国际上无交感型颈椎病的概念。所以说,头晕、眩晕和颈椎病的关系虽然有,但是不是很大,尤其是眩晕,很少有颈椎病会引起眩晕,眩晕的病因远不止颈椎病。

头晕(眩晕)的定义、概念

头晕(眩晕)是门急诊患者最常见的主诉。欧洲的一项研究报道,普通人群中有约30%的人有过中重度的头晕症状,其中25%为眩晕。我国的研究报道,10岁以上人群眩晕症的总体患病率为4.1%,头晕(眩晕)是65岁以上人群就诊的主要原因。头晕(眩晕)症状具有主观性和非特异性的特点,患者主观感觉表达不一,头晕、眩晕的概念搞不清楚,医生很难获得客观、有价值的信息。

头晕(眩晕)的定义、概念

1972年,Drachman和Hart将头晕(眩晕)定义为非特异性的一组症状。依据症状性质和可能的病因学线索分为以下4种:

①眩晕(vertigo):患者睁眼感到天旋地转,闭目舒服,常伴恶心及呕吐,是三维空间的视空间障碍,常见于外周前庭疾病,如良性阵发性位置性眩晕、前庭神经炎、梅尼埃病。

②失衡(imbalance/disequiliblium/unsteadiness):患者感到走路不稳,感觉有“踩棉花感”常于站立和行走时出现,是平衡障碍,多由神经系统疾病引起,常见于深感觉障碍、周围神经疾病、共济失调、视觉障碍、神经变性性疾病、双侧前庭病变等。

③晕厥前(pres-yncope/near-faint):患者感到眼前发黑、站立不稳、要摔倒的感觉,可伴有出冷汗、心悸,多由心血管疾病引起,常见于低血压、严重心律失常、低血糖、贫血等。

④非特异性头重脚轻(light~headness/woozy/giddy):患者主诉为头昏或头沉,常见于精神因素、急性前庭疾病恢复期、内科疾病或药物相关。具有上述症状的患者都可以头晕(眩晕)为主诉,却可能具有不同的病因。头晕(眩晕)是_种临床综合征而非某_种疾病,1972年的概念分类将头晕(眩晕)按照主诉症状的性质分为4个层次,避免了主诉的主观性和非特异性,提供了病因学线索,历经40余年,经过临床实践检验,被主流学术界认可。

2009年Barany协会提出了首个前庭症状国际分类共识,该分类把前庭症状分为头晕、眩晕、前庭视觉症状和姿势性症状4类。此分类属于单纯的前庭症状分类,非前庭疾病专业的医生很难鉴别上述症状,且此分类并不具有病因学线索,鉴于其专业的局限性和临床的不易操作性,此分类并未得到非前庭疾病专业医生的认可和推广。对于主诉为头晕(眩晕)的患者,在询问病史的过程中,首先对患者进行上述症状界定,从而获得病因学的线索,是明确诊断的前提。

通过头晕、眩晕的定义概念的介绍,我们更好的了解头晕是什么眩晕是什么头晕是怎么回事眩晕是怎么回事对于我们寻找头晕的病因眩晕的病因以及头晕如何治疗眩晕如何治疗意义重大。

头晕是怎么回事、眩晕症是怎么引起的

头晕是怎么回事眩晕症是怎么引起的头昏是怎么回事头昏是什么原因这些是头晕眩晕患者经常关心的问题,下面我们将简单介绍头晕是怎么回事、眩晕症是怎么引起的、头昏是怎么回事、头昏是什么原因。

头晕、眩晕是一种因空间定向紊乱所引起的运动错觉,表现为自身或环境的运动幻觉,包括旋转、滚翻、倾倒、摇摆、浮沉等感觉。头晕、眩晕疾病发生率较高,在我国达5%左右。根据原发疾病的不同,头晕、眩晕可伴随不同的临床症状,如恶心、呕吐、听力障碍、面色苍白和眼球震颤等w。根据疾病发生的部位,头晕、眩晕往往分为周围性和中枢性,相对而言,前者的发生率更高。头晕、眩晕病因复杂,涵盖临床许多学科,以头晕、眩晕为主诉者在神经内科门诊中约占5%—10%,住院病例中约占6.7%,在耳鼻咽喉科门诊中约占7%。头晕、眩晕患者生活质量下降,发作时可严重影响正常的工作学习和生活。此外,头晕、眩晕患者常常伴有情绪改变,如焦虑、抑郁等。头晕、眩晕和情绪症状之间、控制头晕、眩晕的前庭神经系统与控制情绪的神经核团之间,都存在着某种联系。近年来,国内外关于头晕、眩晕的流行病学调查研究较多,本文综述了近十年来关于头晕、眩晕发病人群特征和患病因素等方面的调查研究论文,对头晕、眩晕疾病发病率、患病特征及影响头晕、眩晕的各种因素进行简要分析。

头晕、眩晕的诊断标准

关于头晕、眩晕的诊断标准,国际提法不一,这就导致不同研究中头晕、眩晕疾病流行趋势和发病率数据相差较大。美国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学会听力及平衡委员会将头晕、眩晕定义为相对于地心引力没有运动发生却有运动的感觉,并将有这种感觉的患者诊断为头晕、眩晕疾病患者。Aggarwal等则建议将每月发作1次或以上的头晕、眩晕作为患病率统计诊断标准;AbuArafeh等将儿童的发作性头晕、眩晕定义为过去1年中至少有3次感觉到自身或周围环境在旋转,并且在这期间没有意识障碍和相关的神经或听力障碍。国际上通常用头晕、眩晕残障量表评估头晕、眩晕对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程度。国内刘博教授课题组也对头晕、眩晕进行过系统流行病学调查,并获得了很多有价值的数据。此外,还有一些研究团队也进行了零散的调查研究。为了更好地统一头晕、眩晕疾病诊断标准,该研究领域内众多专家经过深入讨论,达成共识,并提出了合理严密的诊断流程。

头晕、眩晕的分类

头晕、眩晕是头晕的一种,是一种运动错觉,可以发生在外周或中枢性前庭疾病;前庭系统的不对称性导致头晕、眩晕,当周围环境呈水平性旋转或明确的自我旋转感,多提示外周性病变,且多位于前庭终末器官。关于头晕、眩晕有几种不同的分类方法,根据发病部位可分为中枢性头晕、眩晕和外周性头晕、眩晕及其他(植物神经功能紊乱、颈性头晕、眩晕等)。中枢性头晕、眩晕由前庭神经颅内段、前庭神经核、核上纤维、内侧纵束、皮质或小脑的前庭代表区的病变引起。外周性头晕、眩晕发作时患者的意识始终清醒,少数患者在剧烈呕吐后可能发生水电解质平衡紊乱。由于前庭是导致头晕、眩晕的主要因素之一,因此有研究将头晕、眩晕简单分为前庭性头晕、眩晕和非前庭性头晕、眩晕,其中前庭性头晕、眩晕又分为前庭周围性头晕、眩晕和前庭中枢性头晕、眩晕。前庭周围性头晕、眩晕常见疾病有良性阵发性位置性头晕、眩晕(BPPV)、梅尼埃病、前庭神经炎、耳毒性药物中毒等;前庭中枢性头晕、眩晕疾病种类也很多,多为血管、肿瘤、外伤及变性疾病。而非前庭性头晕、眩晕则涉及循环、血液、内分泌、精神、颈部、眼睛等多方面因素。

关于各类头晕、眩晕在总的发病人群中所占比例,德国一项针对1003例头晕、眩晕患者的统计研究表明,前庭性头晕、眩晕占24%,74%为非前庭性头晕、眩晕,2%未定。另一项由德国国家健康中心开展的电话调查,随机调查了4869例有中重度头昏或头晕、眩晕者(回应率为52%),采用研究者的诊断标准,其中17%可确认为前庭性头晕、眩晕。Sekine等对626例头晕、眩晕患者的统计结果表明,外周性前庭疾病占65%,中枢性前庭疾病占7%;最常见的外周性前庭疾病是BPPV,占32%,其次是梅尼埃病,占12%。Hoffman等报道,外周性头晕、眩晕占头晕、眩晕患者的44%,中枢性头晕、眩晕占11%,精神性头晕、眩晕占16%,其他占26%,另有13%原因不明。

根据研究目的不同,头晕、眩晕会采取不同分类方式,更为细化的分类可使研究人员对不同种类头晕、眩晕的影响因素及发生机制有更为深人的理解,进而更好地实现预防和治疗。

头晕、眩晕疾病的发病率和发病人群特征

关于头晕、眩晕发病率和发病人群特征的研究很多,大多数关于头晕、眩晕人群性别和年龄的统计学结果总体上比较一致,但是对于特殊人群,也有例外情况发生。

一、头晕、眩晕性别特征

关于头晕、眩晕发病人群特征分布的研究,性别通常被作为一个重要考虑因素。几乎所有关于头晕、眩晕流行病学的研究都表明,男性和女性在患病率上呈现出明显差异。

德国的一项调查表明,中重度头晕在德国成年人群中的终生流行率为29.5%(女性36.2%,男性22.4%,n=8318),女性患病率明显高于男性。另一项关于头晕、眩晕与耳鸣关系的研究也表明,在接受调查的耳鸣患者中,女性头晕、眩晕患病率也高于男性。美国的一个研究小组分析了急诊头晕、眩晕患者的流行病学及人口统计学特征,发现性别差异与多数研究结果一致,也体现出明显的女性优势,占到总量的61.4%。一项对726名开放人口的头晕、眩晕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男性患病率为8.1%,女性患病率则高达21.9%。德国一项对2003名18—89岁人群头晕、眩晕患病率的调查结果表明,12个月的患病率女性为13.1%,男性为8.2%;而终身患病率女性为15.0%,男性为9.6%。Abu-Arafeh和RusselP对2165名5—15岁苏格兰儿童的抽样问卷调查表明,儿童头晕、眩晕平均患病年龄为10.2岁,患儿中男童占50.6%、女童占49.4%。该研究结果提示,与成年头晕、眩晕患者中女性多于男性不同,儿童患者中男性略高于女性。

国内刘博等对北京同仁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门诊3432例登记患者进行回顾分析,其中男性1513例(44.09%)、女性1919例(55.91%),女性发病多于男性(男女比例为1.00:1.27),但20岁以下男性患者人数多于女性,其中15岁以下患者中男性337例、女性208例。2006年由台湾国民健康保险数据库负责进行的针对台湾地区头晕、眩晕流行病学的调查表明,发生头晕、眩晕总病例数为527807例,男女比例为1.00:1.96,即女性患病人数接近男性的两倍。徐霞等针对6333名10岁以上人群的调查表明,有旋转性或移动性头晕、眩晕者209人(3.3%),单纯表现为平衡失调的有51人(0.8%),由两者得出头晕、眩晕总的患病率为4.1%,其中男性头晕、眩晕患病率为2.8%(86/3035),女性为5.3%(174/3298),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女性患头晕、眩晕的危险性是男性的1.9倍。李宗华等[32]对西安市1567名中学生进行了头晕、眩晕疾病调查,共发现头晕、眩晕患者87例(5.6%),其中男性患病率为4.7%(37/793),女性为6.5%(50/774),也表现出女性患病率稍高于男性的特征。

国内外关于头晕、眩晕疾病流行群体性别特征的调查研究都表明,成人头晕、眩晕发病率与性别的关系密切,女性明显高于男性。只有日本京都大学进行的一项612例老年头晕、眩晕患者回顾性研究显示,男性患者比女性患者多出30%,具体原因不详。儿童头晕、眩晕患者中男性多于女性,与成人相比,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或许与儿童期女性发育相对较男性快以及女童神经系统发育的稳定性较好等有关。

二、头晕年龄特征

儿童头晕、眩晕与成人有一定区别,其总体趋势是中枢性头晕、眩晕的比例明显高于成人。美国的一个研究小组分析了急诊头晕、眩晕患者的流行病学及人口统计学特征,头晕、眩晕患者的年龄分布呈双峰趋势,30岁是一个小高峰,50岁以后呈逐步上升趋势,80岁达到高峰,该结果有别于其他研究中头晕、眩晕发病率随年龄增长而升高的数据。一项关于头晕、眩晕患病率的流行病学调查表明,参与调查的726名开放人口中,35—60岁妇女的头晕、眩晕患病率达到30% 。德国一项对2003名18?89岁人群头晕、眩晕患病率的调查结果表明,12个月患病率是10.9%,终身患病率为12.5%。台湾国民健康保险数据库的头晕、眩晕流行病学调查则表明,2006年发生头晕、眩晕总病例为527807例,成人头晕、眩晕患病率是3.13%,发生头晕、眩晕的患者中,有199210例(37.7%)出现复发,头晕、眩晕患病率和复发率均随着年龄的增长显着增加。

刘博等就老年头晕、眩晕问题对北京城区部分社区60岁(含)以上老年人进行问卷调查,在300名接受调查者中有73名出现过头晕、眩晕症状,占总样本的24.3%,其中60—69岁组中的头晕、眩晕发病情况为27.0%,70—79岁为25.4%,80岁以上为14.6%;经相关性分析,年龄的增长与老年头晕、眩晕患病率之间无相关性。徐霞等对为10岁的人群进行调查,在10—69岁人群中,头晕、眩晕患病率随年龄增长逐渐上升,而在70岁以上年龄组,其患病率则随年龄增加稍有下降,经趋势性检验提示,头晕、眩晕患病率在整个人群中随年龄增长呈上升趋势。

总体上说,头晕、眩晕发病率相差较大。从流行群体方面而言,普遍研究结果表明,女性头晕、眩晕患者多于男性,老年人多于其他年龄段人,但是高年龄组患病率并未随年龄的增加而上升。更大范围和更多数量的病例才能代表某一疾病的普遍水平,才能给疾病发生发展规律、预防和治疗手段提供更具参考价值的数据支持,因此建立头晕、眩晕病例数据库非常重要。

头晕、眩晕疾病的患病因素

头晕、眩晕通常不是一种独立存在的疾病,往往伴随其他疾病发生,不健康的生活习惯也会诱发头晕、眩晕。因此,生活习惯和既往病史是导致头晕、眩晕疾病发生的两大主要因素。

在头晕、眩晕发病率与既往病史研究方面,刘博等[18]调查发现,一些慢性病与头晕、眩晕发生有着显着相关性,如高血压、糖尿病、高血脂、颈椎病、脑供血问题、耳部疾病等。德国国家健康顾问中心通过电话调查,随机调查4869名有中重度头昏或头晕、眩晕者,并进行详细的耳神经科学访谈,分析合并症(包括高血压、耳鸣、糖尿病、高血脂、冠心病和长期激素治疗等)与前庭性头晕、眩晕的关系。通过单因素分析,前庭性头晕、眩晕和上述因素都存在显着关联性;但通过多因素逐步回归分析,仅高血压、高血脂和耳鸣是前庭性头晕、眩晕的独立影响因素。在头晕、眩晕患者中,相当比例的患者同时有耳鸣与偏头痛症状,反映了头晕、眩晕的耳源性起源。徐霞等针对老年人头晕、眩晕疾病影响因素的分析结果表明,中耳炎(包括既往中耳炎病史)和噪声暴露为头晕、眩晕的主要危险因素。李宗华等针对中学生头晕、眩晕进行调查,考察了耳科疾病史、耳毒性药物用药史及耳聋家族史等常见因素对头晕、眩晕发病率的影响,结果表明,耳疾病史、耳毒性药物应用史是头晕、眩晕的危险因素,耳聋家族史对头晕、眩晕发病影响不显着。

生活习惯对头晕、眩晕发病的影响也是不可忽略的。李宗华等针对中学生进行头晕、眩晕调查,考察了MP3/MP4使用、学习压力及失眠等对头晕、眩晕发病率的影响,回归分析表明,MP3/MP4使用、失眠是头晕、眩晕发病的危险因素,其中MP3/MP4使用是头晕、眩晕的独立危险因素。丹麦某研究机构针对移动电话普及现象,特意进行了一项关于头晕、眩晕与使用移动电话之间是否存在相关性的调查,统计发现头晕、眩晕与移动电话使用之间存在微弱正相关性。

此外,气候也被认为是影响头晕、眩晕发病的因素之一,但由于只有部分患者对气候变化更为敏感,与气候相关的健康影响因素流行病学数据还较少。德国和加拿大分别进行过有代表性天气敏感因素的调查。在德国,与天气相关症状发作频率为雾天30%,逐渐增冷天为29%;在加拿大,冷天46%,潮湿天气21%,雨天20%,可见潮湿阴冷比其他天气类型更易影响健康。

头晕、眩晕疾病患病因素很多,原因复杂,为了减少头晕、眩晕患病可能,应避免高血压、糖尿病和高血脂等慢性疾病的发生,尤其是要避免耳科疾病的发生。同时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特别是保护耳部免受各种外界伤害。

头晕、眩晕疾病总结与展望

头晕、眩晕是介于耳鼻咽喉科和其他科学之间的复杂病症,发病人群呈显着上升趋势,头晕、眩晕疾病种类多样,病因千差万别,临床表现各不相同,因此其预防和治疗是当前医学界的共同难题。为了更好的研究头晕、眩晕疾病,亟待制定统一的疾病诊治标准,同时加强对头晕、眩晕特征的研究,为头晕、眩晕疾病的防治提供更为完善的流行病学数据。
  如果您对头晕是怎么回事、眩晕症是怎么引起的、头昏是怎么回事、头昏是什么原因这些头晕眩晕患者经常关心的问题还想进一步了解,也可以通过扫描上面的微信二维码和我们三甲医院头晕眩晕专家一对一的咨询,整个过程免费。

国人眩晕症的病因及治疗综合分析

眩晕症吃什么药效果好、晕病是怎么引起的、眩晕症吃什么药、眩晕症的中药治疗、眩晕症怎么治、眩晕症怎么治疗、眩晕症是怎么引起的、止晕最有效最快的方法、眩晕症吃什么药好得快,这都是眩晕患者特别关注的问题,通过这篇《国人眩晕症的病因及治疗综合分析》,我们就能找到上述问题的答案:

摘要:眩晕是机体对于空间关系的定向或平衡感觉障碍,是一种运动幻觉,表现为周围环境和(或)自身旋转,或有摇摆不稳、晃动、头重脚轻感。眩晕症可发生于各个年龄,为一种十分常见的症状,发生率5%,眩晕症不仅发生率高,且伴随症状和体征形式多样,病因十分复杂,涵盖临床许多学科。其中,以眩晕为主诉者在神经内科门诊中占5%—10%,住院病例中占67%,耳鼻喉科门诊中占7%。临床工作中仍为其诊断和鉴别诊断所困扰。因此,对眩晕症的病因和治疗方法的探讨引起人们的广泛重视。为了对眩晕症的病因及治疗方法有一个全面系统的了解,提高眩晕症诊治水平,作者综合分析了1988年以来发表于国内医疗刊物上的600余篇论文中涉及的8000余例(包括作者的66例)眩晕症的病因及治疗方法临床资料。现将分析结果报道如下。

  1.临床资料

本文收集了国内1988年以来有关眩晕症的病因分析和(或)治疗文章共621篇,8143例(包括作者的66例),其中男3928例、女4215例,年龄4—86岁,平均45岁。所选病例均依患者临床表现、体征及相关的实验室检查,辅助检查除神经科、耳鼻喉科相关检查外,根据需要部分患者还作了头颅磁共振成像(MRI)及计算机断层(CT)、颞骨CT、腰穿细胞学检查,颈椎片、脑血管多普勒超声(TCD)等检查明确诊断。

  2.方法

对眩晕症的病因分析和(或)治疗病例进行总结归纳,统计各种病因例数及其构成比,使用的治疗药物及其使用率和有效率(有效率判定多以3—7d内症状完全消失或明显好转为标准)用SPSS100统计方法对不同药物的有效率进行统计分析。

  3.结果

3.1:病因分析:统计结果表明(见表1),引起眩晕症的病因达25种之多.其中,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和美尼尔病是最为常见的发病原因,分别占到总病因的1/5颈性眩晕和高血压病次之,各占总病因的1/10强;脑动脉硬化、高血脂、前庭神经炎良性阵发性位置性眩晕4类疾病分别占眩晕病人5%,神经官能症、脑血管意外后遗症、腔隙性脑梗死、外伤性眩晕及药物中毒性眩晕占总病因的1%—2%,其余突发性聋等12种疾病在0.5%以下。

表1眩晕症的病因及其构成比

3.2.治疗分析:在临床治疗实践中,治疗眩晕症有三种用药方式,西药.中药和中西医结合(见表2-表4)。其中,西药的使用最多(85%)中药次之(369%)中西医联合用药的占146%。从治疗的有效率来看,各类药物治疗的平均有效率分别都在90%以上,中西医联合治疗的效果相对较高。

表2治疗眩晕症的西药及其疗效比较

表3治疗眩晕症的中药及其疗效比较

表4治疗眩晕症的中西药及其疗效比较

在西药中(见表2)使用最多的是利多卡因,其次为纳络酮、西比灵,其治疗有效率的X2检验结果为:最小希望频数8.84,X2=35915,df=8,p<0.01,表明这些西药的治疗有效率差异高度显著。进一步的X2检验结果表明西药的联合用药与单种用药间的治疗有效率差异无显著性(X2=9.172,df=5,p>0.05)。

中药治疗眩晕症时(见表3)以天麻+丹参汤剂使用最多,使用率达到32.5%;其次是针灸疗法,占16.2%;其它7种中药的使用情况大致相当,在6%—8%之间。其治疗有效率的x检验结果为:最小希望频数8.51,X2=123.287,df=8,P<0.01,表明这些中药的治疗有效率差异高度显著。进一步的X2检验结果表明中药的联合用药与单种用药间的治疗有效率差异无显著性(X2=7.304P>005)

中西医药物中(见表4)丹参+西比灵使用率接近50%;丹参+培他司汀的使用率约30%;其余两种联合药物各有10%的使用率。其治疗有效率的X2检验结果为:X2=4.003,P>005,表明治疗有效率统计差异不显著。

4.讨论

4.1:病因分析:眩晕症是机体对于空间关系的定向或平衡感觉障碍。临床上有2种发病形式:(1)反复阵发性发作,持续数分钟至数小时内缓解。(2)持续性发作,持续2—3d以上。眩晕症的伴随症状和体征形式多样,有恶心、呕吐、冷汗,眼花黑蒙、头面肢体麻木、难立征阳性、眼球震颤和耳鸣等。多由疲劳、精神过度紧张、失眠、呼吸道感染诱发|41。临床上引起眩晕的病因很多,依病变的位置分为由前庭系统病变所引起的周围性眩晕(耳性眩晕)和前庭神经颅内段及其纤维联系、小脑、大脑等的病变所引起的中枢性眩晕(脑性眩晕)除此之外,尚有躯体疾病,如心血管病变、眼部疾患、头部外伤、神经官能症等各种原因引起的眩晕,其病理基础大都为前庭部位的供血障碍、血管痉挛、迷路积水、迷走神经兴奋性增高影响前庭功能所致。而眩晕发作可解释为血液循环障碍,严重时导致前列腺素、血管紧张素代谢紊乱、脑干前庭系统血流动力学改变。从结果分析可见,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颈椎病为眩晕症的常见病因,这与该两种疾病在中年多发,且均易导致前庭系统缺血,特别是内听动脉血液循环障碍有关。美尼尔病则因迷路积水影响前庭功能而发病。高血压、脑动脉硬化、高脂血症均因影响到椎基底动脉系统,造成前庭系统缺血出现眩晕。其它病因虽非临床上常见,但不容忽视。特别是颅内占位性病变,常被误诊。依作者临床观察,对于中老年患者,原患疾病较多,有时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高血压、颈椎病、高脂血症常会出现在同一患者。病因分析时,要考虑到不是单一疾病引起,往往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原因并存,但必有一因素起主导作用,确定其主要因素将对临床治疗眩晕症有指导意义。因此,除应详细询问病史和物理检查外,建议常规做多种辅助检查,包括拍摄颈椎片、心电图、超声心动图、脑血管多普勒超声(TCD)眼底、血脂、血糖等检查,根据病情选做有关特殊检查如头颅CT等以综合判断。

4.2:药物治疗:眩晕症的病因多样,在治疗上首先应当强调对病因的治疗,如调整控制血压、降血脂调节脂代谢紊乱、降低高血黏度、治疗颈椎病、调节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等。但对其症状的治疗,即通过血管扩张剂,改善前庭部位血循环’解除脑血管痉挛•改善脑供血•缓解、终止眩晕同样也很重要。在临床实践中,人们使用多种药物对不同病因所致的眩晕症进行治疗。虽然各种药物的作用原理不同,但其根本目的都是使周围小动脉扩张、缓解血管痉挛、解除迷路动脉痉挛、改善内耳微循环及前庭器官功能,同时扩张脑血管、增加脑血流量、改善脑缺血,使眩晕症状缓解乃至消失。西药临床选择利多卡因、纳络酮、西比灵最多,且疗效理想,有效率均在90%以上。其中利多卡因+654—2、利多卡因+654—2+纳络酮,纳络酮疗效较好。眩晕症治疗所用的几种中药,均因具有活血化瘀、降低血黏度、扩张微血管、改善循环血液供应,缓解及终止眩晕的作用而为临床上常用。它们的有效率以天麻+丹参汤剂、刺五加较高,在临床中的作用值得重视。在作者统计的病例中,有312例行针灸治疗,其疗效亦较理想,且有效率达到948%,建议临床上可依患者病情酌情使用。

中西药的联合应用,使得两类药物的作用相辅相成,疗效亦确切,是治疗眩晕症的有效方法之一,值得临床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