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晕是怎么回事、眩晕症是怎么引起的

头晕是怎么回事眩晕症是怎么引起的头昏是怎么回事头昏是什么原因这些是头晕眩晕患者经常关心的问题,下面我们将简单介绍头晕是怎么回事、眩晕症是怎么引起的、头昏是怎么回事、头昏是什么原因。

头晕、眩晕是一种因空间定向紊乱所引起的运动错觉,表现为自身或环境的运动幻觉,包括旋转、滚翻、倾倒、摇摆、浮沉等感觉。头晕、眩晕疾病发生率较高,在我国达5%左右。根据原发疾病的不同,头晕、眩晕可伴随不同的临床症状,如恶心、呕吐、听力障碍、面色苍白和眼球震颤等w。根据疾病发生的部位,头晕、眩晕往往分为周围性和中枢性,相对而言,前者的发生率更高。头晕、眩晕病因复杂,涵盖临床许多学科,以头晕、眩晕为主诉者在神经内科门诊中约占5%—10%,住院病例中约占6.7%,在耳鼻咽喉科门诊中约占7%。头晕、眩晕患者生活质量下降,发作时可严重影响正常的工作学习和生活。此外,头晕、眩晕患者常常伴有情绪改变,如焦虑、抑郁等。头晕、眩晕和情绪症状之间、控制头晕、眩晕的前庭神经系统与控制情绪的神经核团之间,都存在着某种联系。近年来,国内外关于头晕、眩晕的流行病学调查研究较多,本文综述了近十年来关于头晕、眩晕发病人群特征和患病因素等方面的调查研究论文,对头晕、眩晕疾病发病率、患病特征及影响头晕、眩晕的各种因素进行简要分析。

头晕、眩晕的诊断标准

关于头晕、眩晕的诊断标准,国际提法不一,这就导致不同研究中头晕、眩晕疾病流行趋势和发病率数据相差较大。美国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学会听力及平衡委员会将头晕、眩晕定义为相对于地心引力没有运动发生却有运动的感觉,并将有这种感觉的患者诊断为头晕、眩晕疾病患者。Aggarwal等则建议将每月发作1次或以上的头晕、眩晕作为患病率统计诊断标准;AbuArafeh等将儿童的发作性头晕、眩晕定义为过去1年中至少有3次感觉到自身或周围环境在旋转,并且在这期间没有意识障碍和相关的神经或听力障碍。国际上通常用头晕、眩晕残障量表评估头晕、眩晕对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程度。国内刘博教授课题组也对头晕、眩晕进行过系统流行病学调查,并获得了很多有价值的数据。此外,还有一些研究团队也进行了零散的调查研究。为了更好地统一头晕、眩晕疾病诊断标准,该研究领域内众多专家经过深入讨论,达成共识,并提出了合理严密的诊断流程。

头晕、眩晕的分类

头晕、眩晕是头晕的一种,是一种运动错觉,可以发生在外周或中枢性前庭疾病;前庭系统的不对称性导致头晕、眩晕,当周围环境呈水平性旋转或明确的自我旋转感,多提示外周性病变,且多位于前庭终末器官。关于头晕、眩晕有几种不同的分类方法,根据发病部位可分为中枢性头晕、眩晕和外周性头晕、眩晕及其他(植物神经功能紊乱、颈性头晕、眩晕等)。中枢性头晕、眩晕由前庭神经颅内段、前庭神经核、核上纤维、内侧纵束、皮质或小脑的前庭代表区的病变引起。外周性头晕、眩晕发作时患者的意识始终清醒,少数患者在剧烈呕吐后可能发生水电解质平衡紊乱。由于前庭是导致头晕、眩晕的主要因素之一,因此有研究将头晕、眩晕简单分为前庭性头晕、眩晕和非前庭性头晕、眩晕,其中前庭性头晕、眩晕又分为前庭周围性头晕、眩晕和前庭中枢性头晕、眩晕。前庭周围性头晕、眩晕常见疾病有良性阵发性位置性头晕、眩晕(BPPV)、梅尼埃病、前庭神经炎、耳毒性药物中毒等;前庭中枢性头晕、眩晕疾病种类也很多,多为血管、肿瘤、外伤及变性疾病。而非前庭性头晕、眩晕则涉及循环、血液、内分泌、精神、颈部、眼睛等多方面因素。

关于各类头晕、眩晕在总的发病人群中所占比例,德国一项针对1003例头晕、眩晕患者的统计研究表明,前庭性头晕、眩晕占24%,74%为非前庭性头晕、眩晕,2%未定。另一项由德国国家健康中心开展的电话调查,随机调查了4869例有中重度头昏或头晕、眩晕者(回应率为52%),采用研究者的诊断标准,其中17%可确认为前庭性头晕、眩晕。Sekine等对626例头晕、眩晕患者的统计结果表明,外周性前庭疾病占65%,中枢性前庭疾病占7%;最常见的外周性前庭疾病是BPPV,占32%,其次是梅尼埃病,占12%。Hoffman等报道,外周性头晕、眩晕占头晕、眩晕患者的44%,中枢性头晕、眩晕占11%,精神性头晕、眩晕占16%,其他占26%,另有13%原因不明。

根据研究目的不同,头晕、眩晕会采取不同分类方式,更为细化的分类可使研究人员对不同种类头晕、眩晕的影响因素及发生机制有更为深人的理解,进而更好地实现预防和治疗。

头晕、眩晕疾病的发病率和发病人群特征

关于头晕、眩晕发病率和发病人群特征的研究很多,大多数关于头晕、眩晕人群性别和年龄的统计学结果总体上比较一致,但是对于特殊人群,也有例外情况发生。

一、头晕、眩晕性别特征

关于头晕、眩晕发病人群特征分布的研究,性别通常被作为一个重要考虑因素。几乎所有关于头晕、眩晕流行病学的研究都表明,男性和女性在患病率上呈现出明显差异。

德国的一项调查表明,中重度头晕在德国成年人群中的终生流行率为29.5%(女性36.2%,男性22.4%,n=8318),女性患病率明显高于男性。另一项关于头晕、眩晕与耳鸣关系的研究也表明,在接受调查的耳鸣患者中,女性头晕、眩晕患病率也高于男性。美国的一个研究小组分析了急诊头晕、眩晕患者的流行病学及人口统计学特征,发现性别差异与多数研究结果一致,也体现出明显的女性优势,占到总量的61.4%。一项对726名开放人口的头晕、眩晕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男性患病率为8.1%,女性患病率则高达21.9%。德国一项对2003名18—89岁人群头晕、眩晕患病率的调查结果表明,12个月的患病率女性为13.1%,男性为8.2%;而终身患病率女性为15.0%,男性为9.6%。Abu-Arafeh和RusselP对2165名5—15岁苏格兰儿童的抽样问卷调查表明,儿童头晕、眩晕平均患病年龄为10.2岁,患儿中男童占50.6%、女童占49.4%。该研究结果提示,与成年头晕、眩晕患者中女性多于男性不同,儿童患者中男性略高于女性。

国内刘博等对北京同仁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门诊3432例登记患者进行回顾分析,其中男性1513例(44.09%)、女性1919例(55.91%),女性发病多于男性(男女比例为1.00:1.27),但20岁以下男性患者人数多于女性,其中15岁以下患者中男性337例、女性208例。2006年由台湾国民健康保险数据库负责进行的针对台湾地区头晕、眩晕流行病学的调查表明,发生头晕、眩晕总病例数为527807例,男女比例为1.00:1.96,即女性患病人数接近男性的两倍。徐霞等针对6333名10岁以上人群的调查表明,有旋转性或移动性头晕、眩晕者209人(3.3%),单纯表现为平衡失调的有51人(0.8%),由两者得出头晕、眩晕总的患病率为4.1%,其中男性头晕、眩晕患病率为2.8%(86/3035),女性为5.3%(174/3298),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女性患头晕、眩晕的危险性是男性的1.9倍。李宗华等[32]对西安市1567名中学生进行了头晕、眩晕疾病调查,共发现头晕、眩晕患者87例(5.6%),其中男性患病率为4.7%(37/793),女性为6.5%(50/774),也表现出女性患病率稍高于男性的特征。

国内外关于头晕、眩晕疾病流行群体性别特征的调查研究都表明,成人头晕、眩晕发病率与性别的关系密切,女性明显高于男性。只有日本京都大学进行的一项612例老年头晕、眩晕患者回顾性研究显示,男性患者比女性患者多出30%,具体原因不详。儿童头晕、眩晕患者中男性多于女性,与成人相比,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或许与儿童期女性发育相对较男性快以及女童神经系统发育的稳定性较好等有关。

二、头晕年龄特征

儿童头晕、眩晕与成人有一定区别,其总体趋势是中枢性头晕、眩晕的比例明显高于成人。美国的一个研究小组分析了急诊头晕、眩晕患者的流行病学及人口统计学特征,头晕、眩晕患者的年龄分布呈双峰趋势,30岁是一个小高峰,50岁以后呈逐步上升趋势,80岁达到高峰,该结果有别于其他研究中头晕、眩晕发病率随年龄增长而升高的数据。一项关于头晕、眩晕患病率的流行病学调查表明,参与调查的726名开放人口中,35—60岁妇女的头晕、眩晕患病率达到30% 。德国一项对2003名18?89岁人群头晕、眩晕患病率的调查结果表明,12个月患病率是10.9%,终身患病率为12.5%。台湾国民健康保险数据库的头晕、眩晕流行病学调查则表明,2006年发生头晕、眩晕总病例为527807例,成人头晕、眩晕患病率是3.13%,发生头晕、眩晕的患者中,有199210例(37.7%)出现复发,头晕、眩晕患病率和复发率均随着年龄的增长显着增加。

刘博等就老年头晕、眩晕问题对北京城区部分社区60岁(含)以上老年人进行问卷调查,在300名接受调查者中有73名出现过头晕、眩晕症状,占总样本的24.3%,其中60—69岁组中的头晕、眩晕发病情况为27.0%,70—79岁为25.4%,80岁以上为14.6%;经相关性分析,年龄的增长与老年头晕、眩晕患病率之间无相关性。徐霞等对为10岁的人群进行调查,在10—69岁人群中,头晕、眩晕患病率随年龄增长逐渐上升,而在70岁以上年龄组,其患病率则随年龄增加稍有下降,经趋势性检验提示,头晕、眩晕患病率在整个人群中随年龄增长呈上升趋势。

总体上说,头晕、眩晕发病率相差较大。从流行群体方面而言,普遍研究结果表明,女性头晕、眩晕患者多于男性,老年人多于其他年龄段人,但是高年龄组患病率并未随年龄的增加而上升。更大范围和更多数量的病例才能代表某一疾病的普遍水平,才能给疾病发生发展规律、预防和治疗手段提供更具参考价值的数据支持,因此建立头晕、眩晕病例数据库非常重要。

头晕、眩晕疾病的患病因素

头晕、眩晕通常不是一种独立存在的疾病,往往伴随其他疾病发生,不健康的生活习惯也会诱发头晕、眩晕。因此,生活习惯和既往病史是导致头晕、眩晕疾病发生的两大主要因素。

在头晕、眩晕发病率与既往病史研究方面,刘博等[18]调查发现,一些慢性病与头晕、眩晕发生有着显着相关性,如高血压、糖尿病、高血脂、颈椎病、脑供血问题、耳部疾病等。德国国家健康顾问中心通过电话调查,随机调查4869名有中重度头昏或头晕、眩晕者,并进行详细的耳神经科学访谈,分析合并症(包括高血压、耳鸣、糖尿病、高血脂、冠心病和长期激素治疗等)与前庭性头晕、眩晕的关系。通过单因素分析,前庭性头晕、眩晕和上述因素都存在显着关联性;但通过多因素逐步回归分析,仅高血压、高血脂和耳鸣是前庭性头晕、眩晕的独立影响因素。在头晕、眩晕患者中,相当比例的患者同时有耳鸣与偏头痛症状,反映了头晕、眩晕的耳源性起源。徐霞等针对老年人头晕、眩晕疾病影响因素的分析结果表明,中耳炎(包括既往中耳炎病史)和噪声暴露为头晕、眩晕的主要危险因素。李宗华等针对中学生头晕、眩晕进行调查,考察了耳科疾病史、耳毒性药物用药史及耳聋家族史等常见因素对头晕、眩晕发病率的影响,结果表明,耳疾病史、耳毒性药物应用史是头晕、眩晕的危险因素,耳聋家族史对头晕、眩晕发病影响不显着。

生活习惯对头晕、眩晕发病的影响也是不可忽略的。李宗华等针对中学生进行头晕、眩晕调查,考察了MP3/MP4使用、学习压力及失眠等对头晕、眩晕发病率的影响,回归分析表明,MP3/MP4使用、失眠是头晕、眩晕发病的危险因素,其中MP3/MP4使用是头晕、眩晕的独立危险因素。丹麦某研究机构针对移动电话普及现象,特意进行了一项关于头晕、眩晕与使用移动电话之间是否存在相关性的调查,统计发现头晕、眩晕与移动电话使用之间存在微弱正相关性。

此外,气候也被认为是影响头晕、眩晕发病的因素之一,但由于只有部分患者对气候变化更为敏感,与气候相关的健康影响因素流行病学数据还较少。德国和加拿大分别进行过有代表性天气敏感因素的调查。在德国,与天气相关症状发作频率为雾天30%,逐渐增冷天为29%;在加拿大,冷天46%,潮湿天气21%,雨天20%,可见潮湿阴冷比其他天气类型更易影响健康。

头晕、眩晕疾病患病因素很多,原因复杂,为了减少头晕、眩晕患病可能,应避免高血压、糖尿病和高血脂等慢性疾病的发生,尤其是要避免耳科疾病的发生。同时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特别是保护耳部免受各种外界伤害。

头晕、眩晕疾病总结与展望

头晕、眩晕是介于耳鼻咽喉科和其他科学之间的复杂病症,发病人群呈显着上升趋势,头晕、眩晕疾病种类多样,病因千差万别,临床表现各不相同,因此其预防和治疗是当前医学界的共同难题。为了更好的研究头晕、眩晕疾病,亟待制定统一的疾病诊治标准,同时加强对头晕、眩晕特征的研究,为头晕、眩晕疾病的防治提供更为完善的流行病学数据。
  如果您对头晕是怎么回事、眩晕症是怎么引起的、头昏是怎么回事、头昏是什么原因这些头晕眩晕患者经常关心的问题还想进一步了解,也可以通过扫描上面的微信二维码和我们三甲医院头晕眩晕专家一对一的咨询,整个过程免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